短期创新高但中长期弱势不改 会如何影响其他资产+外汇交易系统实践


K图 UDI_0

  2020年至今,美元的走势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伊始,全球市场进入资产无差别抛售模式,在避险情绪驱动下,美元成为全球资金的“避难所”,美元站上近三年高点102.8。不过在美联储相继推出一系列非常规货币政策后,美元流动性紧张得到缓解,直至5月末,美元指数都维持在98上方波动。随后在欧元区财政刺激方案以及美国自身二次疫情暴发的共同作用下,5月末和7月美元经历了两轮较大幅度的贬值。8月后,美欧经济经济复苏趋于平稳,美元开始在92~94区间内维持震荡。

  而在9月21~9月25日当周,欧洲等地新冠确诊病例重现加速增长趋势,加之美国大选临近引发不确定性因素增加,美元又创下近半年来最大一周涨幅,回升到两个月高位附近。但之后一周,美元指数的再次下跌0.8%,录得8月末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那么,美元接下来走势会如何呢?美元是否会如部分市场人士担心的那样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呢?

  短期或还有上涨空间

  在9月底创下两个月新高后,上周美元指数再度走低。但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空头回补、疫情对经济前景的影响、新一轮财政刺激措施难产以及美国大选不确定性等都将支撑美元短期继续上涨。

  根据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截至9月22日当周,对冲基金持有的美元空头持仓达到2017年11月以来最高值,而同一周,美元创下近半年来最大单周涨幅,这意味着若美元进一步走强,对冲基金可能面临轧空风险。

  ING外汇策略师Francesco Pesole表示,“美元空头头寸处于多年高点,不可能当周都及时减仓了,所以美元可能进一步受益于空头回补。”

  “我真希望我们已经做多了。”BlueBay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资官Mark Dowding表示,他在上个月平仓美元空头头寸后转向中立,“经济数据已经显示出令人失望的迹象,疫情变得越来越糟,且新一轮刺激措施还未出台,这些都会支持美元走高”。

  “未来几周,市场将充满不确定性,包括地缘局势恶化、美国大选、无协议脱欧风险飙升以及欧洲疫情病例的最新动态。”彭博行业研究的Audrey Childe-Freeman认为,“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增加波动性,这应该有助于美元。”

  CFTC最新报告显示,截至9月23日当周,投机者持有的美元投机性净空头减少了3591手至5555手合约,表明投资者短期看空美元的意愿降温。

  或失去储备货币地位?

  虽然美元短期尚有反弹空间,但在大部分市场人士眼中,美元中长期的弱势趋势已确定。美联储政策继续宽松、美国的债务风险和财政贸易双赤字问题均是造成美元中长期承压的因素。

  花旗吴佳骏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最近一段时间,基本面因素对美元并不友好。无论是美元估值,还是负的外部账户,抑或是美联储向外汇交易系统实践全球货币系统中注入无限量美元的操作,都指向美元下行。

  “首先,从外部账户角度来看,过去十年间,美国的净国际收支大幅恶化。”此外他还称,美国经济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双重赤字问题。据估计,美国财政赤字可能会进一步扩大至GDP的17%,位居发达市场之首。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9月21日预计,2050年美国债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95%,高于今年的98%和2019年的79%。相比之下,此前的预测为2050年美国债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80%。

  吴佳骏指出,这些赤字也需要资金来弥补。因此,在美国财政基本面恶化的情况下,海外投资者能够得到补偿的唯一机制就是美元贬值。与此同时,这一次,美联储很有可能将多数财政赤字通过发债的方式货币化,因此,市场上流通的美元的基数会增大,这相应的也会对美元走势形成一定压力。

  而伴随市场对美联储中长期走弱趋势的判断的还有对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质疑声。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利欧(Ray Dalio)的警示。达利欧近日在采访中称,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正面临威胁。尽管高达数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和货币投入使股市和黄金受益,但也正是这些大规模的刺激政策正在导致美元贬值,美国政府还很有可能在测试政府刺激措施极限方面走得太远。

  但也有不少市场人士依旧认为,由于美元的一些优势仍存,其储备货币地位尚难以被撼动。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鲁比尼近期撰文称,从中长期来看,依然有多种因素有助于维护美元全球主导地位。

  他称,美元将继续受益于一个基础广泛的灵活汇率制度、有限的资本管制以及深厚且具备流动性的债券市场,更重要的是,根本没有任何明确的替代货币可被用作广泛的价格尺度、支付手段和稳定的价值存储。

  鲁比尼还表示,尽管被疫情蹂躏,但美国经济平均2%的潜在年增长率依然高于其他大多数(增长接近1%的)发达经济体。美国经济在诸如科技、生物技术、制药、保健和高等金融服务等诸多先进行业中仍然保持着活力和竞争力,而这些行业都将继续吸引国外资本的流入。

  流动性因素同样支撑了美元的地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2019年4月的一份报告,美元的日平均交易量是日元的五倍,是欧元的两倍以上。在3月疫情最严重时,投资者争相买入美元,导致美元汇率飙升,外汇掉期市场的贷成本也大幅上升。这进而促使美联储与其他央行合作增加美元供应。

  如何影响其他资产

  中金公司近期发布的 研报称,尚未观察到美元指数近期短期走强带来明显的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的迹象,主要的流动性指标依然维持低位,但一些对美元走势敏感的资产如 大宗商品和部分新兴市场汇率与 资金流向可能仍会受到阶段性压制。

  此言非虚,9月21日~9月25日当周,在美元指数创下2个月新高的同时,新兴市场股债汇市均录得3月以来最差单周走势。

  “当前市场情绪相对脆弱、获利回吐压力较大。因此,短期内市场可能会延续9月初以来的震荡盘整格局。不过,过度的担心市场重演3月级别的波动和大跌也可能有过于悲观之嫌,原因在于整体疫情后经济的修复仍在继续。政策前景虽然面临一定不确定性,但整体依然维持了此前非常宽松的基调而且在极端情形下仍有加码空间。”中金公司称。

  但中金也表示,如果11月美国选情出现更大的不确定性,或到了11月之后,美国财政和货币政策仍然不能出台对经济有利的方案,市场将遭受较强的尾部风险逆风。

  而美元中长期弱势则会影响美国股市。通过拆解标普500指数的成分股营收发现,约43%的企业营收来自于海外。而在诸多行业中,科技板块的海外销售敞口位居首位,海外收入占比达58%。

  从历史走势来看,美元指数与标普500企业的营收增速呈现负相关关系,这也使得汇率因素或将成为未来驱动美股企业盈利回升的催化剂。

  根据高盛的测算,贸易加权美元指数每下挫10%将会推升标普500指数EPS增长3%。其中,由于小盘股对于盈利的增长更为敏感,过去弱美元时期小盘股曾跑赢大盘股。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